看不见的帷幕 ——扬 · 贝格个人展览2015-12-02

  • 《We are here》水墨 56×76cm 2011
  • 《春秋二分点#1》水墨 56×76cm 2013
  • 《春秋二分点#4》水墨 56×76cm 2014
  • 《地球#2》 水墨 56×76cm 2014
  • 《个中奥秘》 水墨与水粉 13×16cm 2014
  • 《春秋二分点#5》水墨 56×76cm 2013
  • 《偶然》水墨 56×76cm 2015
  • 《回声》水墨 56×76cm 2011
>
<

展览介绍

我国宋代的禅宗大师青原行思,曾经提出参禅的三重境界:参禅之初,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;禅有悟时,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;禅中彻悟,看山仍然山,看水仍然是水。这样一份禅意,影响了中国人几千年的出世与入世之道。而在中国的传统水墨画中,更是常体现出如此境界。

中国的水墨画始于唐代,成于五代,盛于宋元。早期多是黑白调的山水画,以笔法作为主导,通过墨水的浓淡变化用不同明度(黑,白,灰)传递出一种独特的“墨韵”。虽只有不同浓度的墨汁,但“墨分五彩”,墨法中也有,浓、淡、破、泼、渍、焦、宿,所以在国画中才能够使用这种多层次的水墨色来替代缤纷的色彩。和西方绘画截然不同,中国水墨不讲究立体空间中的焦点透视,不着重强调光影变化,也不拘泥于被刻画景物外表的相似度,而是讲求“气韵生动”,“以形写神”,以此“气势”来抒发作者的情感,展现作者的人生境界。

而在墨的发明方面,诗人曹植的《长歌行》中曾有一句说;“墨出青松烟,笔出狡兔翰”,这说明早在三国时期开始古人就已经自行制墨,并且以松烟为原料,制成最早的烟墨。虽然烟墨用于书画和雕版印刷有着绝佳的效果,但却因为其性质不易均匀附着在金属版面上而减少使用,渐渐淡出了大家的关注。这样一个看似并不惊艳却重要非凡的材料,历尽千年,出现在了艺术家Yann Bagot的作品中。通过烟墨的历史怀旧感,年轻的艺术家改变其使用方法,传达了他当代视野中的山水景观。

那么在这样的背景下,我们看到西方艺术家的绘画中是否仍是禅意的“山水”?是否还保有我们所着重的“气势”或是“境界”?还是为我们带来了陌生的全新的诠释?

透过中西方文化中这层“看不见的帷幕”,且让我们看看艺术家是如何表达他的所思所想。


————策展人叶秋怡